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西洋镜纂刻的金边玫瑰,磨砺着陈小姐柔软的掌心。梳妆镜前一副端庄、慵懒模样,她差点忘了身边还有一个蹲着的男子。看着很年轻,浑身上下都非常狼狈,眼角是战后的殷红,眼里从来不缺戒备的神色。她手里的烟枪抖了抖,周围沉寂了一下,然后听得那抹了口红的美唇轻启,平静、清淡、娓娓道来的声音:“好,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天边一对乌鹊扑双翅向入秋的天飞去。远远看去是一线墨黑,拐了好来个弯,才飞入他两点深如墨潭的眸。头顶牡丹随步伐微颤,金粉边泛着新秋嫣红,拐过朱红曲径我才瞥见他,反被那青年上勾的唇角一惊,原先图快而迈开的双腿怂怂顿在原地:怀里大大小小黄油纸包一丁冬瓜糖,青绿糖身,白糖粒粒剔透。怪不得小姑娘贪嘴,是方才秋姐姐两指纤纤拈一冬瓜糖塞我嘴里唷!唇齿间溢果糖清甜,我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思着如何如何讨好这神仙哥哥,索性将糖往前一递,补个暖春桃花的笑:
耀,生日快乐!

❄✨❄✨❄✨❄✨

♢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清洗你爱不释手的刀叉时发现已经生锈了。一点点向右拧开水龙头,水珠流过食指时眼泪掉下来、液体淌过戒指上镌刻的花纹。我说水晶球外的世界,窗外是深蓝和纯蓝交接的天空,是海的暗色。窗帘半拉,端上餐具的时候,我在思考戒指的味道究竟是海盐蛋糕还是舌根发苦的黄连。我说:我会把你的眼泪一滴不漏地收起来的,今天就笑一个吧。
“愛想がつく前に 気兼ねなく我儘に,
やがて無くしてしまっても。”

从前他练剑只杀华山冷冷白雪,三尺青锋吻过彻骨风侧叶片新绿。直到后来他遇见武绪川,十七年磨砺,终于让锐利的刀尖磨出寒光。
一招便抵上活人脖颈,一尝鲜血拭刃的滋味。

摘纪录:

懂得写作本身就是一种反抗。文学不能够改变世界,但也许可以改变读它的人。
——蕾拉·斯利玛尼《温柔之歌》


感谢推荐

啰哩巴嗦的云绪设定,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武绪川年方二八,九岁踏入武当门下学了五年,随师兄初来金陵时惊鸿一瞥,结识了当时在树上的华期云。武绪川自幼有很深的自卑情结,反感别人长久凝视他。两人初见时便先剑气相斗。华期云十七岁,七岁那年被家仆送到华山学了五六年被师姐一脚踹出山门,东西南北游历一番后落脚金陵。

当时只是一面之缘的萍水,华期云想先走为上策,有朝一日再找武绪川切磋,武绪川想这辈子,再也不想遇到像华期云这样难缠的人。

直到那年中秋,武绪川接了师门任务除金陵一户人家内的邪崇,在那里遇见揭了白榜来金陵逮人的华期云。华期云的性子是会插科打诨,但识趣得很,两人在一起也识趣地颇少开口,但逮着机会就逗小道长。

中秋月圆夜,谁知邪崇是个走火入魔的老头道士,也是华期云揭的榜。老道士手里拂尘有毒,缠斗间华期云误认成武绪川的拂尘,顺手接了,结果中毒得浑身发冷。武绪川吐血强撑着打完了,一身锦纹鹤袍上溅得全是血。当时武绪川脸黑如锅底骑坐在华期云身上,沉默半晌大声质问他为什么要接,被疼到意识不清的华期云愣了一会,更加大声地怼了回来。

那是他们第二次相遇。并不矜持的姿势令一丝暧昧也品不出。两个人区区两回相遇,却几乎每次相遇都要战上一番。从前华期云练剑只杀风月和华山山头冷冷的雪,后来他遇见了武绪川,十七岁终于让他的刀尖抵上了活人脖颈,尝一尝鲜血开刃的滋味。

武绪川看着天真,实际十二岁就杀过活物。师弟听了话本吵闹着半夜去武当后山,实在拗不过便去了。谁知深山老林内野狼出没,身上只带了剑匣和匕首。剑气还很稚嫩,堪堪折过狼毛。武绪川思路转得飞快,持着匕首半肉搏半刀砍,到最后忍不住大哭起来,用牙与刀刃硬是狼与人血肉模糊。师弟昏厥,自己全身都是血,麻木地抹干眼泪看着狼倒在血泊中,也慢慢昏睡过去了。

他把他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

【华武】城中春意早(贰)

前文见【华武】城中春意早(壹)

    好在他虽扯皮成习惯,几招剑法倒也被高师姐赶鸭子上架,抓得有模有样…伸手几招,看似若无其事地用了剑法,以手为剑、凝剑意于气上,见招拆招,挑掉凌厉的几道剑风。两人隔着十几丈的距离和一颗参天的树,手中无剑仍能斗得凶险。华期云生来墨绿色的眸子此时淡漠如水,隐没在一片新绿。还不及他喘口气的时辰就又一道比前几次还有凌厉的剑气从他耳后飞来,连个让华期云打个激灵的时间都无,直直截断他耳前一丝鬓发,侧着飞了过去钉在树干上,所过之处打落数片叶。

华期云眼睁睁看着那乌墨色的发丝随着叶子飘了下去,墨绿色的眸子如死水,仍是窥不见一丝波动。

    他向下看,那武当弟子早已侧过头去。手里攥着看不出颜色的老物件,依稀是个八卦。看剑气一停,华期云舒了口气,借脚下树干纵身下了树,竟连树枝都没颤两下。

    他轻功倒没被前辈催过。自小没个正形喜欢到处瞎逛,轻功都是被磨出来的。十五岁时不好好在华山待着跑了连环坞,还没看够新鲜,眼见十几个强盗抢劫无获,逮着他就追。腿都快吓软了,情急之下跳上屋顶一溜烟没个影。回来之后直接进梅花桩练轻功去了。

    他落了地后,眼睛盯着那武当弟子离去的背影。起初如死水的墨色眼眸有了几丝被剑气挑起的波动,像是被冻在寒冰下重新复燃的几簇火苗。他漫不经心地抚过自己几丝鬓发,抚过截断的口子。

    华期云自诩华山同门之中无能与他论剑之人,自一番下山游历,倒是给自己找了个好对手。

    街边熙熙攘攘,梁妈妈寻人久不见,早已回玲珑坊去了。

    落日慢吞吞地坠到西山头去,华期云恍惚想起来已是黄昏,置若罔闻地回过头去,向着华山皑皑白雪的方向望了一眼。

    那一眼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感受,迷茫、困惑、身在他乡…各种黏稠又冰冷的感情,好像从不会出现在这个永远没个正形的少年上。

    好像一锅已经糊掉的冷粥。

【华武】城中春意早(壹)


    朝晖将尽。

    华期云脚尖轻点,旋身飞上点香阁旁一株参天大树。点香阁管事已追到了树旁,他方才挑了个舒服的树杈,便听那五大三粗的梁妈妈气喘吁吁地扶着另一棵树的树干,漫无目的地张口骂道:“华期云!臭小子,几时才能还钱来!”

    金陵城如往常一般繁华。他翘着嘴角似笑非笑,宛若未闻地拨开层层树叶,窥见城中一方小隅。

    来来往往的人们和吆喝着的小贩,胭脂店里回荡着姑娘们娇俏的声音,酒馆里的莽夫喝得烂醉,拉着人小二比划酒拳。一辆辆马车匆匆驶过街道,将逝去的历史一点点卷入尘埃。

    华期云将眼抬了去,望见离点香阁十几丈处。依稀与他身量相仿的人,着一袭月白的锦纹鹤袍,肩头上的护甲泛着如人一般冷冷的光泽,一头青丝规规矩矩束在脑后。

    …这样的装束差点让他叫出声来。

    一眼就能看出是武当的弟子。

    讨债什么的倒是不怕,他身上并无银两,嬉笑扯皮几句也就过去了。怕的倒是这小子使坏,暴露自己的行踪,惹得那梁妈妈眼冒金星就来抽他。

    华期云嘴里叼片树叶,一双眼尾上翘的眼老是不老实,不一会便往那武当弟子脸上飘去。

    那武当弟子像是察觉到自己脸上黏糊糊得被谁盯着,转过头来,一双如寒冰淬过的眼眸毫不客气地看过来。

    他眼尾像是天生被谁描过,直飞入鬓角。一双眼眸沉沉如水,向上看时,可以清楚左眼下方一粒玄色小痣。华期云愣愣地想了想,他左眼下方也有一粒一样的。

    没来得及想完,他猛然打了个寒颤。回神时耳畔的树叶早已被一道利刃般的风打得七零八落。若是他躲得再快一些,这剑气打在别处,华期云兴许还能赞上一句果断利落。现在他堪堪躲过一道朝着他来的剑气,饶是华山弟子再会扯皮,也怕是一句话也憋不出了。

我激情码!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