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追凌】一论闹事赔偿金额(上)

*现代paro,ooc我锅!
*七夕小甜饼!!不甜不要钱!!!
【一】
金凌心想,他自己可能是闯了祸。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他和一众好友出来到某个装修华丽的酒吧,遵循少年人的进酒吧固有的传统无视了门前硕大的注意事项,双手插袋看似社会哥般领着身后三四人进了去。
金凌转身进了洗手间,在明亮柔和的灯光下对着明镜整了整有些松垮的运动服衣领,遮住堪堪露出一点的精致的锁骨,象征性把鸭舌帽向下压了压。
这一举动引来不少从洗手间进出女性的目光。
出了洗手间,从吧台上取了几杯新鲜果饮走回去。
他可不能因为一时逞能给自己灌酒,被舅舅知道就完了。
地板是光滑大理石,又滑又亮又凉,他的运动鞋在上面走起来依然滑的要死,跟溜冰没两样。
吧台后急匆匆绕过来一位身穿小礼服二三十岁的女子,手持着一瓶包装精美的酒低头疾走而来。
金凌此时正低头专心看着自己手中的果饮有没有因为他而撒出来,只匆匆抬头看了一眼便好巧不巧和女生撞上了。
那女生失了手,惊呼一声,直接盖过了酒瓶和高脚杯应声而碎的响声。淳淳的琥珀色液体与果饮乱七八糟的明黄色水红色海蓝色混合在一起,撒在了女生的裙尾和他的衣摆上。
众人的目光朝他们这边望过来。金凌不着痕迹地皱紧了眉,好看的脸一点点冷下来。
【二】
刚想淡淡的出口道歉,不想那女子出口比他还快,揪着狼狈的裙尾十分羞怒地大声指责:“怎么回事啊你!小小年纪走路不长眼是吧,我那么一个人走在你前面你瞎了看不见?!你今天必须给我赔偿!”
本来金凌是准备道歉然后出钱了事,不想这女子竟是这般没素质,对着他破口大骂。他生性骄傲,自诩听不惯任何人的负面指责。当下这么一弄,自然不愿意道歉,冷冷地站在原地无动作。
那厢的女子见他毫无表示,更加变本加厉地胡搅蛮缠:“我告诉你,这裙子是独家定制的,这酒也是我祖上珍藏了几百年的珍品,你今天最少要是不赔个五万我还不放过你了!”
金凌一听金额,腿肚子不自觉哆嗦了一下,膝盖一软差点要给对面跪下。
他是有钱,可是五万毕竟是个大数字。当年金凌调皮捣蛋之时不慎失手打碎了祖母老家送的价值不过五六千的眉山花瓶,被他舅舅亲自要把他逮到鞭子下就是一顿抽。整个屋子里都是你追我赶哭爹喊娘的声音,他的那个没心没肺的小舅还在一旁哈哈哈哈哈哈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然后他那个小舅也被连累着挨了几道。
一想到陈年旧事他小时候被打过的腿肚子就隐隐作痛。
然后他的脸色全然冷了下来。
“啧。”
【三】
然后他转头急切地跑进附近的隔间,那群狐朋狗友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喝喝白开水正划拳聊天,金凌急切地随意扯了几个人:“你们身上都带了多少?”
被揪住衣领的人疑惑不解地看着他:“你请客我就带了四十块钱车费,路上已经用掉八块钱了…”
问了其他人,只凑了两百来块钱。
加上他自己那五十块钱,两百五。
金凌真觉得这金额跟骂人似的,而且骂的就是他。
他咬咬后槽牙,心一铁了转身想和那女子好好理论,实在理论不过去就打……
看到堵在隔间的七八个大汉,他硬生生把脑子里教训教训的想法扼杀在了脑海里。
金凌觉得自己憋屈得像那个被小舅宰掉炖了拿来滋补的王八。
金凌再一次咬咬后槽牙,拿起手机翻通讯录,想找个人。
无奈手机前几天刚换了的,崭新光滑的屏幕上显示着稀稀拉拉几个人的名字。
舅舅、魏无羡、蓝思追……
咦,怎么会有蓝愿的名字?
金凌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前几日魏无羡趁他生日生拉硬拽死活要带他去游乐场,他作为一个十七岁根正苗红的少年对这种幼稚的场所嗤之以鼻,不想却在冰激淋店遇到了正在打工的蓝愿。
浅蓝色外套露出一截少年雪白的手腕,他把留起来的及肩青丝规规矩矩束在脑后,留了发丝唇红齿白,眉眼弯弯对着客人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可这样还是掩盖不了蓝愿十七岁尚且青涩的面容。
看着看着,金凌竟然鬼使神差地要求魏无羡给他买个冰激淋。
是他大意了,魏无羡好死不死地给他选了草莓冰激淋。
“咦?你不就是蓝忘机那个远房亲戚吗?”魏无羡伸手接过金凌的草莓冰激淋,抬头看人一眼,如是说道。
“嗯。我叫蓝愿,可以叫我思追。魏先生,经常听家里人提起您。”对方的笑容更加愉悦了点。
“家里人”摆明了就是蓝湛。魏无羡的嘴角不着痕迹的向上愉悦地弯了弯。
金凌只低头愤愤地啃着冰激淋,无视无视。
旁边的员工见他似乎想和这几人聊一聊,便与蓝愿说了几句。蓝愿点点头,招呼着两人来到光洁的桌前。
“这位是……?”
“金凌。”
“第一次见面,很高兴见到你。”
事情便是这样了,蓝愿与他小舅聊的好,客气客气互相交换联系方式,顺便也加了他的。
回到现在。金凌暗暗想着自己怎么会联想到那个家伙。他现在可是真的陷入困境了,快速翻看通讯录稀稀拉拉这么几个人,闭着眼找到一个摁了通话键。
“哪位?”
于是金如兰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