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薛瑶】宿命这种东西

*私设的刀子!设定是恶友二人临死之前的对话。
*私设!!!脱离原著且脱离时间线,ooc!我跪请不要骂我T T!!只是想让你们体会一下吃大刀子的感受。灵感来了刹都刹不住
【一】
从传送符中出来,薛洋第一眼看到的是澄澈的天、洁白的白云、身下躺着的碧绿青草、远处华贵雍容的金星雪浪簇拥着的金陵台。

可是薛洋没有力气再去抬眼看看这兰陵金氏的美景。他在与蓝忘机的战斗中被斩断左手,对方出手又准又快,不偏不倚刺在薛洋心口等多处地方。

啧。

触目惊心的红色液体慢慢从薛洋用手捂着的胸口处透过五指的指缝溢出,稍一动作便牵扯胸口和断臂处的伤口,感受痛处被硬生生撕扯的剧烈痛感与细微眩晕感。

薛洋所幸躺了下来。

躺在碧草地上被草尖蹭挠看着血慢慢从自己身上流出去染红身下的草地,总比坐着忍受疼痛以及被暴露的风险要好。

薛洋躺下后,后知后觉望着蔚蓝的天空大口大口喘着气,用力扯了扯嘴角露出被血染红的犬牙,然后呛出两三口紫黑色的血。

他知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迫不得已开启传送符的时候他所有力气与修为仿佛都被抽空一般。现在若是有人捅他一刀,他便会死,连捅回去的力气和心思都没有。

现在,薛洋在等这个捅死他的人。

他看似悠闲地单手枕着头望着蓝天。忽略去身上的斑斑血迹和断臂之处,让人产生这是悠然自得的翩翩公子的错觉。

不同的是,小人有虎牙,君子没有虎牙。

薛洋恍然间听见有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声音很轻,不知是因为想要悄悄靠近他将他一剑刺死还是以为他身负重伤在此歇息不想打扰他。
薛洋认为前者可能性比较大。

“谁?”

“我。”

薛洋偏头,眼睛亮亮地看着来人:“哟,死矮子你怎么在这?”

“成美似是不想见我?那我这就走。”

虽是说着,金光瑶却拍了拍跟薛洋身上一样沾了血迹的金星雪浪袍上的尘土,和薛洋一起并肩躺在草地上。

“怎么过来的?你那时候不是在金陵台和那几个人打架嘛。喏,跟我一样断了一只胳膊,哈哈哈哈哈哈。”薛洋打趣道。

“你的传送符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把在棺材里还有最后几口气的我也给传了过来。”

薛洋算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耗费这么多灵力了,这还算是个史无前例的例子。

“那老子可真及时,再晚一点你就在棺材里和那姓聂的咽气儿了。”

“当真是那么及时,怎么不在我被二哥刺伤之前把我传过来呀。”

两人边聊边等着体力消耗完静静死掉。

薛洋的表情好像柔和了一点,嘴上口气轻快:“我现在真希望那个常家的老王八重新活过来让老子和他一起再死一次。”

“哈哈,可真是记仇。”

“你不也是?”

金光瑶笑而不答。

【尾声】

血越流越多。薛洋感觉自己脑袋晕乎乎的。

这种感觉和他小时候被马车碾过的感觉很像。
快要……失去意识了。

薛洋真的感觉自己祸害苍生的一生要结束了。

他不客气地推了一把身边的金光瑶。对方的情况也没比他好,脸上的笑容退散,眼睛紧闭。

“歪,我听说过,谁的罪孽深重,谁就早点被天上的人收了去。”咱俩谁先走得早?这句话薛洋咽在了肚子里,他想,金光瑶会给他答案。

“那我可没听说过呢,”金光瑶这次并没有往常那么笑,长舒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谁先死掉啊。这说的是天上人,你觉得我们死后,会被天上人收去吗?”

说完自嘲般向上弯了弯嘴角。

罪孽深重的话,十八层地狱还不够走的。
薛洋听闻,又是一阵欢快的笑声。

说的也是啊。

“那我可一定要撑着,看看是不是你这个矮子先死还是我先死。”

“哈哈。”

然后他们的身影被淹没在附近的金星雪浪花丛。

血流干了。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