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dover/性转

宴席之上,人影交错。
“我在这里噢,亲爱的小罗莎。”
身着紫色长裙的金发女人娇媚的嗓音中夹杂着独特的慵懒。那声音又带着细微的不可抗拒因素,使得罗莎麻木地任由自己的脚步向着索瓦丝的方向走去。
她细细打量着这位法国女人。
白皙的皮肤,及胸的沙金色长发盘在脑后又别上了做工精细的皇冠发卡,一双深邃的眼眸仿佛盛开着普罗旺斯的紫罗兰。
索瓦丝看起来正值肆无忌惮散发着女性魅力的年纪——二十五至三十岁的期间还是一副令人嫉妒的妩媚的模样。
将手中的红酒递到红唇边抿了一口随即将高脚杯至于餐桌边,动作亲昵地挽上了她的胳膊。
罗莎颇不自在地皱了皱细眉。
“这真是好看的衣服。”
索瓦丝并没有抬头看见眼前人的表情,伸手动作轻柔得好像在抚摸一件珍贵的易碎器皿,抚平了柯克兰小姐墨绿色的一字肩裙子的袖子上的皱褶。修剪得当的指甲有意无意地拂过她的脸庞。
“索瓦丝·波诺弗瓦女士,请注意您的举动。”
米色双马尾的少女耳尖透着樱桃色。
可面前的索瓦丝对着她意味不明地眨了眨风情万种的眼眸,动作轻快地收回手然后心情愉悦地转身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翩跹的裙摆像飞舞的蝴蝶。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