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晚安

【脆皮组/短打/刀】

-

它听不见远处雪白的浪花翻涌着拍打到了礁石上的声音,黄昏的余晖慢悠悠地将自己的金色长发挽了起来,只留下一些耀眼的事物穿透过磷叶石脆弱的三点五体表。『被月人所喜爱的』薄荷绿和温暖过了头的那被称作阳光的事物灼烧着它的双眼。

它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内月银色液体流淌不顺畅的原因,它感觉到一些湿润冰冷的事物抑制不住地要伴随着自己体内的一点点不是很愉快的情绪从眼眶里流淌出来。

——不,不是水银。

它能感受到体内微小生物的悲鸣。

宝石人不会流泪的,是吗?

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颊,不去看磷叶石那已经碎了的身体部分——啊,不知道究竟有几十块的,闪耀着的薄荷绿色碎屑。

怎么会这样呢?硬度只有三点五的,三百岁的,无赖、缠人、净惹麻烦的家伙。早就说过不要到处惹是生非了,为什么,整整高出了一点五的硬度,还是会碎成那个狼狈的样子?

所以说,完全就是个笨蛋吧!这么烦人的话,干脆,全部碎掉好了。

……全部碎掉好了!只会多管闲事、惹是生非的家伙……!

最讨厌了…啧。

可真是个笨蛋……

┄┄┄┄┄┄┄┄┄┄┄┄┄

磷叶石有些艰难地伸出遍体鳞伤的双手,试图阻挡光线直直地侵入自己的眼眸,逐渐闭上了那双通透的薄荷绿双眼。

有些困了呢。

太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周身渐渐变成了黑暗。

谁也不会看到的,沉默着转过身去的辰砂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脸颊的情景。

深沉的赤红色晶体碎屑混杂着月银色液体止不住地从指缝中流泻,夹杂着不知从何处发出的细小呜咽。

“明天…明天我会更加努力的。”

“一定有,适合你的工作…”

…是那个笨蛋说出的话啊……

“金红石那个家伙果然是庸医吧。”

明明说过不会流泪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