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医议组#蜜桃糖霜


#仿生机械人捷尔德♀×医生露琪尔🎐
#试水!还有一部分到时候一起放🎐
#甜味柠檬水和抹茶蛋糕,食用愉快。🎐




——“上帝派你杀死我手中热腾腾的爱,而我这厚脸皮对你死心不改。”

days.1

  米白色的小刷子缓慢地上下刷动,将金属质感的银色圆环粉刷。银环的内侧刻着笔迹粗拙的烫金英文“Jade”,外围被贴上了有些滑稽的、粉红色玫瑰和橄榄叶的贴纸图案。

  露琪尔放下手中的刷子,抬起手来揉了揉鎏金色的眼睛。

  她身后的捷尔德躺在沙发上,穿着质地柔软的浅绿色连衣裙,裙摆缀着墨绿和绒黑色交织着的花纹。少女的胸腔里的能源被冠上心脏的名称,她白皙里透出红润的脸庞,像是温润的东方玉石一样。

  茂密的睫毛泛着人类少见的翡翠色彩,在台灯暖黄光线下折射出微弱的光彩来。

  露琪尔脱下了宽大的白色医护服,浓密的浅金色睫毛像书桌上的考古刷一样,遮住了深邃到看不清情感的眼睛。

  说到底这里也并不是医院,穿着白大褂也太奇怪了,虽然说这也是金红石医生偏执到无法尝试更改的习惯。

  她放轻了脚步,从工作的书桌台一直到门口玄关处衣架的距离。不过区区数步,被露琪尔的小高跟黑皮鞋轻轻叩击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放慢如电影的慢镜头。

  一帧一帧地定格,最后的镜头停留在被窗帘遮住的黄昏下,露琪尔白皙而修长的手指抚上捷尔德的左眼眼角。

“hey……my jade.”



days.2

  她拎着水壶,牵着捷尔德的手,绕过一簇簇灌木丛。露琪尔伸出手来从后院的花圃里剪下一朵还沾着朝露的粉色玫瑰,用花剪剪去上面的尖刺,插在捷尔德翠绿色的发间。

  “转过头来……嗯,就这样,送给你的。”

  “呃……我还以为你会把那朵绿色桔梗给我呢。”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