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泉杏/蓝莓松饼与杏仁茶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全文あんず视角。第一人称注意,结尾婚后日常注意。ooc有(…
#あんず=魔女,泉=蛇妖(。
#bgm:《カタオモイ(Cover aimer)》
#食用愉快。🎐

    高空下坠的感觉糟糕极了。

    最喜爱的绛紫色长裙被撕扯开一个大洞,往外不断染血,以导致点缀着的星屑都被染红。

    剧烈的疼痛使人的脸都要皱起来了。大滴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发红的眼眶中掉落出来,把她的棕色长发打湿,贴在脸的一侧。

    但是连肉体被撕扯开来的剧烈疼痛承受不住,就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魔女了。

  越接近死亡好像就越变得轻松一样。没有力气,眼看着雪白骨架像是冰冷的餐刀一样分割开大滴大滴的血液。

  视野越来越清晰,我悬浮在空中,能清楚地看见自己的长裙逐渐因为我身体的消失而向内缩紧,就好像在钳制着人似的。

  那张脸逐渐衰老下去,最后两个眼眶变成一个大大的黑洞。




   ——那个肉体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一副穿着衣服的骨架了。

  『杏』已经作为灵魂存在于这世上了。

【1】

  曾经因为被宿敌追杀而逃到东方的一个小岛上,从而收留了『泉』,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和他说的。

不过这孩子很乖…不,或许是不喜欢多管闲事吧。对于自己的身世从来没有想要仔细了解过,即使是看着其他孩子过生日的时候——也没有向我问过生日、期待过自己的生日礼物会是一瓶闪闪发光的星屑还是从东方特地寻来,华贵无比的凤毛麟角。

  …好像也没有因为我和他的眼睛都是水蓝色这种事情来对着我喊过『妈妈』或是『姐姐』『妹妹』之类的。

  “以为我和你一样都是笨蛋吗?亲属关系我可是清清楚楚的。这种亲昵又容易让人误会的称呼,超~烦人啊?”

  “还有、叫我『泉』或是『濑名』。”

  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个水蓝色眼眸的少年已经转过身去。尽管是嘴上不停埋怨着『烦人』,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收拾着桌上的药学书籍。

  在昏暗灯光下,站在濑名泉背后的杏站在原地,有些发愣。

  …已经长大了?

  已经长大了。

  有时还是当做孩子真的有些委屈他呢……尽管性格恶劣,称呼着收养他的自己为『笨蛋』?

  混乱的心绪中骤然出来这么一条。想到这里她止不住轻笑出声,把紧绷着心绪、生怕她会不开心的濑名泉吓了一跳。这沉重到尴尬的气氛终于缓和下来。

  “我说你究竟在笑什么?!”

  “谢谢,泉……”

  埋怨的长篇大论才起了个头,那边的少女就已经轻声开口,唤他的名字了。

  什么……明明收养我的可是你啊。

  “…嘛,让我做这种家务事的话,满怀感激是必须的。所以,也别吝啬感谢的话语,这可是一生的恩赐哦?”

  “……”

  “等等,刚刚那副表情是怎么回事?学会顶嘴了?”

  “不……才没有。”

【2】

  从水晶球里的回忆抽出来时,杏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嗯?准备做出决定了吗?”

  厚重的暖黄色窗纱帘的边缘缀着繁复的花边,把外面的光线挡住了——

  或者说【回收站】本来就光线昏暗得永远像黄昏的时候。

  年轻男子坐在一张银制的椅子上,一只手摩挲着怀表,那双金黄色的眼眸牢牢地看着她。

  “你在这里一会儿,用地上的计算是一小时的时间,实际却有一整天呢。”

  接着他微笑着用修长的食指敲了一下怀表的玻璃面。

  秒针和分针行走的声音被骤然放大好几倍,在只有两个人却显得空荡荡的房间扩散出令人不安的回音——以一小时为倒数计时目标,一步一步提醒着她所余时间有多少。

  “作为正常人活着。记忆会被抹除,但是寿命永远没有终结那一天。”

  “重新成为新的魔女。拥有从前的记忆,唯一遗憾的是不能长命。”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一直没有说过话的杏。

“一直让我『自言自语』有些无聊哦?快点做出选择吧,乖孩子?”


【3】

  我对于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那个孩子?

  你曾经在神社外捡到的、那条幼小的白蛇已经成长了,已经离开你的庇护,离开你管理的森林,奔向更加广大的地方了。

  你还真是不中用啊……杏。

  “…请让我以魔女的身份回去吧。”

【6】

  被回收之前我想起很久以前的事。


  我被仇敌追杀,迫不得已逃到一个未知的东方小岛上。屋檐下悬挂的风铃、集市上见到的鱼池里的一群群枫红色的小鱼在吐着泡泡。我用了隐身的魔法,但依然裹紧了身上宽大的鼠灰色袍子,谨慎地打探新世界。

  然后我在路过神社的一个阴雨天,在神社后的小道上遇见一条蛇。

  一条幼小的白蛇缓慢地绕过茂密的草丛,慢慢缠上了我的脚踝,微弱地呼吸着。我迟滞了一下,小心地将它抱了起来。

  它太小了,被雨水冲湿但仍旧温热的身体蜷缩起来占据了我的手心。

  低下头仔细去观察它那快要合起来的蛇眼,虹膜竟然是水蓝色的。

  我带它脱离了这个小岛之后,从此将它养了起来。它也绝对算得上乖巧、通人性的小蛇,在我认真工作时从未想过来打扰我。

  平淡的日子经历了好几个月。
  我去购置材料,笑着叮嘱它别乱跑。

  我回来之后,它却消失了。

  黄昏的橘色光线投射在森林、屋内的一切,唯独没有照到那只白蛇身上。我独自一个人完成了魔药实验,坐在那张木质的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剪掉一些头发可以忘记掉一些东西吗?我不知道。

  于是我用那把银色的医药剪,闭上眼睛,将栗色的及腰长发剪到了齐肩长度。

  能忘掉那只蛇就最好了。

【7】

『 我没能忘掉他。』

  栗色的齐肩中长发被泪水打湿,脸上湿润的触感让她惊醒了。

  面前的暖色调天花板显得有些刺眼。

  从深深黑暗中苏醒过来的杏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瞳孔,胸腔里的那颗心脏还在因为先前的“死亡”不住地剧烈跳动。

  ……这里不是悬崖,也不是回收站。

  这是身为魔女『杏』的家。

  一切充斥着家的宁静,而宽大的袍子紧贴着她瘦弱的背脊,因为紧张出了大滴的冷汗。

  空气中弥漫着蓝莓松饼的气息。她抬头向着书桌望去。

  那里搁着一盘刚烤好的甜点。




【尾】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白瓷盘子旁有小小的张纸条……”

“‘什么时候醒来的话,就吃点东西。’”

  “那样的话从泉的口中说出来,是有些别扭呢…所以才会这样,是吗?”

  “…爸爸真是不直率。”

  “哈?”

  一直在沙发上看着杂志的濑名泉无奈地伸出白皙的手来,拍了拍女孩的脑袋:“在说我的坏话啊~?”

  女孩赶紧用力冲着他吐吐舌头,飞快地跑到杏身边,告自家父亲的状。

    她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烟灰色的内卷短发明显继承了父亲,眼里映出细碎的水蓝色波澜,清澈的水色虹膜则来自于她的双亲——濑名泉和杏。那位幸运的濑名太太,现在应该可以称作濑名杏啦。

    此刻,她和杏并肩坐在温暖而厚重的地毯上,濑名泉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杂志。时令已是深秋,女孩子摇着杏的手臂,用软软的孩童声音央求着父亲给她再讲一个午睡前的故事。

    濑名泉理顺成章地拒绝,不顾她的哭闹,轻手轻脚地将女儿抱回房间内。

    时间过得真快,只不过好在很多东西都没有变。杏爱吃的东西仍然是蓝莓松饼,因为泉是妖怪、杏也是女巫的存在,两个人的容颜几乎与曾经一样,只是褪去了当时的青涩而已。

  刚刚那个给女儿讲的离奇的故事,尽管取材于“女巫杏和蛇妖泉”,也没有好宣扬的。

  “我已经品尝到活着的幸福了。”

  他仍然称呼她为“杏”或是“笨蛋”,虽说婚后的态度温柔了很多,但仍会不时地挖苦和冷嘲热讽……这一点有些令人不满嘛。

  杏合上了手里的书,微笑着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骑士的到来。

  骑士还是说蛇妖,或者是知名偶像濑名泉,伏在杏的肩头。身份什么的并不重要,紧接着是熟悉的声音。纵使跨越了生与死间,宛若深渊的距离,也仍然透亮、磁性的音色。


“愛してる。”

“私も。”







Fin.💝

┄┄┄┄┄┄┄┄┄┈┈┈┈┈┈┈┈┈┈┈┈┈┈┈┄┈┄┄┄┄┄┄┄┄┄┄┄┄┄┄┄┄┄┄┄
Darlin' 夢が叶ったの
darlin' 你的梦想已经实现了吧
「愛してる」
“我爱你”
たった一度の たった一人の
只此一人 只此一次
生まれてきた幸せ味わってるんだよ
我已经品尝到活着的幸福了。

(歌词引用《カタオモイ》)

以下是碎碎念🎐
看到这里非常感谢——!!!这篇泉杏肝了好久,也被放置一个月。提笔写的灵感来源于魔女集会,写着写着就偏了hhhh
一切没有大纲的基础,就是一个简单的泉杏故事。本来会更刀一些,但我期盼一个更加温馨的故事,于是就鸽得更久了(。)bug遍地都是。是文笔烂的后果啦x希望能谅解呀……
是有史以来第一篇长篇。我个人还是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看到这里非常感谢♪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