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天边一对乌鹊扑双翅向入秋的天飞去。远远看去是一线墨黑,拐了好来个弯,才飞入他两点深如墨潭的眸。头顶牡丹随步伐微颤,金粉边泛着新秋嫣红,拐过朱红曲径我才瞥见他,反被那青年上勾的唇角一惊,原先图快而迈开的双腿怂怂顿在原地:怀里大大小小黄油纸包一丁冬瓜糖,青绿糖身,白糖粒粒剔透。怪不得小姑娘贪嘴,是方才秋姐姐两指纤纤拈一冬瓜糖塞我嘴里唷!唇齿间溢果糖清甜,我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思着如何如何讨好这神仙哥哥,索性将糖往前一递,补个暖春桃花的笑:
耀,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