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羡澄】临渊而羡其鱼

#非原著向回忆杀注意🎐
#bgm:是风动

    那个少年模样、被连灌了好几壶莲花醉,在酒桌之上的魏婴,叫嚷着要看一回江澄扮新娘子。

    江厌离用绣着早梅的手帕捂着嘴笑,弯了弯柳叶眉。她转头,对同一酒桌的江澄笑着说,阿羡说笑呢。

    终究还是无法拒绝魏婴,那家伙竟然决定要在酒桌上打几个滚,以示自己想看“江师妹”的决心。

   初春的黄莺啼啭浸溶在酒里。

   江澄张了张嘴想要跟姐姐说这酒甜到发苦了,但是刺眼的阳光掉进澄澈的酒。水波里晃出魏婴那双风流的桃花眼,以及因为喝了酒而染上红霞的脸。

  闭了嘴,耳根却红了。

  “…阿澄,耳朵被甚么虫…”

  “不,没有,谢谢阿姐关心…。”

   他闭着眼侧过头去,试图不让阿姐看见自己红透了的耳根。

————————————————————————————————

   江澄在心里清晰地想起,一身云梦紫袍的魏婴与他漫游莲花池畔,抬起头,双手负于身后,按在他那把随便上。

  幼年魏婴闭着眼,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末了江澄讽笑他一句调子不知跑到哪儿去了,魏婴又说他一人没意思,大笑着拉江澄,要他也唱莲花坞的曲子。被围观几个莲花坞的弟子硬拖去了,说是要听师兄唱歌。

  无理取闹。幼年的江澄仍冷着脸,心里却有些开心、或是幸灾乐祸地想道。

——————————————————————————————


——终究还是无法拒绝魏婴。

  再睁开眼已是在别处,大红色的幔纱和床帐,雕花的梨木桌椅,梳妆台上琳琅满目的金银钗饰。为了讨喜庆而特地设的、铺天盖地的红色。

  无理取闹。少年江澄面无表情掀开了大红色的幔纱,看见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魏婴,这样想道。



————————————————————————————

  再后来,再后来,魏婴死了。

  旁人记得了魏无羡,那个云梦魏婴的名号,好像轻易地被车轮匆匆地碾压过去了。

  无理取闹。青年江澄抬起手扫了一下那块石碑上被灰尘蒙起的字,这样想道。

  然后他撩起绣着九瓣莲纹案的紫袍,头也不回地走了。

  石碑上只刻了几个潦草的字。前头是一个还看得清的“魏”,后头的字模糊不清,依稀是小孩子的字迹,似是“婴”这个字。

  可又被刻的人用力划掉了,在“魏”后头添了一个“无羡”。

什么莲花坞的曲子,什么新娘子,什么云梦的莲花醉。

——————————————————————————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