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西洋镜纂刻的金边玫瑰,磨砺着陈小姐柔软的掌心。梳妆镜前一副端庄、慵懒模样,她差点忘了身边还有一个蹲着的男子。看着很年轻,浑身上下都非常狼狈,眼角是战后的殷红,眼里从来不缺戒备的神色。她手里的烟枪抖了抖,周围沉寂了一下,然后听得那抹了口红的美唇轻启,平静、清淡、娓娓道来的声音:“好,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