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心魔


    程潜的心魔尚未能成形。三千烦恼只不过是白色的影子,在他意识里模糊不清,连个勉勉强强的人样都看不出来。

    它面对程潜席地而坐,似是要与他搭话。口中却是大师兄的声音。

    “小潜……”

    成千上万个同样的声音,无一不唤着他的小名,也无一不是严争鸣的声音。含着温润笑意的、气急败坏的、无可奈何的,甚至拖带着哭腔的,一字一字地唤着他的小名。那个温热的名字在心魔口中嚼得滚瓜烂熟,再被像揭程潜的旧伤疤一样翻出来,刺啦啦的露在人心中。

    程潜皱了皱眉。敛了目,神识抬手就是一招海潮剑,霜刃冰冷彻骨的剑刃携带着汹涌难挡的海潮,所过之处泛着冰霜,劈开一众心魔。

    那虚境确是塌陷下去一块。程潜耳畔杂乱无章的声音总算停了一瞬。但很快越来越多声音变本加厉地增多,不依不饶地紊乱着他的心神。

    “好大的胆子,什么时候敢对你大师兄出手了?”

    周围的声音变弱,心魔“严争鸣”的一声浅笑显得清清楚楚。对程潜不自量力的讥讽,再熟悉不过的语气,让程潜挥剑的手顿住了,脑子也同时空白了一瞬。

    然而那心魔趁虚而入,由一团白雾幻化成那白衣翩翩的公子模样,眼神空洞,吊丧似的凝视着程潜。

    “若不是你那风骨,扶摇山派怎会被迫成为众矢之的…”

    心魔“严争鸣”这一腔吊丧般有气无力的语气着实心烦,令程潜觉得这心魔当真是个和韩渊有的一比的烦人精。他学不会旁人手上掐诀那一套,手上便更用力使起了扶摇剑法。

    越来越浓重的白雾在他的内府中如烧滚的开水,贪婪地汲取体内真元,幻化出更多“严争鸣”的音像。

“你这又是何苦呢,小潜…”

    程潜忽地惊醒了。

    程潜醒来的时候,正巧对上那向下滴着水的石壁。

    脑子正发晕的他并不认为这是个好时机。一滴水悄无声息地滴落进眼里,让他下意识阖了眼。

    水滴入了眼,如同一道温润清冽的神元,如老人教训晚辈那样伸出双指,往程潜眉心处轻轻一点。

    倒是点醒了程潜,将阴魂不散的心魔压制下去大半,刚苏醒的脑子一下子被激醒了。

    程潜心中暗道一声多谢,睁开眼来松了口气,在这漆黑的洞穴里倚着石壁打坐,松下一颗摇摇欲坠的心。

    有那么一瞬,他以为大师兄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