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华武】城中春意早(壹)


    朝晖将尽。

    华期云脚尖轻点,旋身飞上点香阁旁一株参天大树。点香阁管事已追到了树旁,他方才挑了个舒服的树杈,便听那五大三粗的梁妈妈气喘吁吁地扶着另一棵树的树干,漫无目的地张口骂道:“华期云!臭小子,几时才能还钱来!”

    金陵城如往常一般繁华。他翘着嘴角似笑非笑,宛若未闻地拨开层层树叶,窥见城中一方小隅。

    来来往往的人们和吆喝着的小贩,胭脂店里回荡着姑娘们娇俏的声音,酒馆里的莽夫喝得烂醉,拉着人小二比划酒拳。一辆辆马车匆匆驶过街道,将逝去的历史一点点卷入尘埃。

    华期云将眼抬了去,望见离点香阁十几丈处。依稀与他身量相仿的人,着一袭月白的锦纹鹤袍,肩头上的护甲泛着如人一般冷冷的光泽,一头青丝规规矩矩束在脑后。

    …这样的装束差点让他叫出声来。

    一眼就能看出是武当的弟子。

    讨债什么的倒是不怕,他身上并无银两,嬉笑扯皮几句也就过去了。怕的倒是这小子使坏,暴露自己的行踪,惹得那梁妈妈眼冒金星就来抽他。

    华期云嘴里叼片树叶,一双眼尾上翘的眼老是不老实,不一会便往那武当弟子脸上飘去。

    那武当弟子像是察觉到自己脸上黏糊糊得被谁盯着,转过头来,一双如寒冰淬过的眼眸毫不客气地看过来。

    他眼尾像是天生被谁描过,直飞入鬓角。一双眼眸沉沉如水,向上看时,可以清楚左眼下方一粒玄色小痣。华期云愣愣地想了想,他左眼下方也有一粒一样的。

    没来得及想完,他猛然打了个寒颤。回神时耳畔的树叶早已被一道利刃般的风打得七零八落。若是他躲得再快一些,这剑气打在别处,华期云兴许还能赞上一句果断利落。现在他堪堪躲过一道朝着他来的剑气,饶是华山弟子再会扯皮,也怕是一句话也憋不出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