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华武】城中春意早(贰)

前文见【华武】城中春意早(壹)

    好在他虽扯皮成习惯,几招剑法倒也被高师姐赶鸭子上架,抓得有模有样…伸手几招,看似若无其事地用了剑法,以手为剑、凝剑意于气上,见招拆招,挑掉凌厉的几道剑风。两人隔着十几丈的距离和一颗参天的树,手中无剑仍能斗得凶险。华期云生来墨绿色的眸子此时淡漠如水,隐没在一片新绿。还不及他喘口气的时辰就又一道比前几次还有凌厉的剑气从他耳后飞来,连个让华期云打个激灵的时间都无,直直截断他耳前一丝鬓发,侧着飞了过去钉在树干上,所过之处打落数片叶。

华期云眼睁睁看着那乌墨色的发丝随着叶子飘了下去,墨绿色的眸子如死水,仍是窥不见一丝波动。

    他向下看,那武当弟子早已侧过头去。手里攥着看不出颜色的老物件,依稀是个八卦。看剑气一停,华期云舒了口气,借脚下树干纵身下了树,竟连树枝都没颤两下。

    他轻功倒没被前辈催过。自小没个正形喜欢到处瞎逛,轻功都是被磨出来的。十五岁时不好好在华山待着跑了连环坞,还没看够新鲜,眼见十几个强盗抢劫无获,逮着他就追。腿都快吓软了,情急之下跳上屋顶一溜烟没个影。回来之后直接进梅花桩练轻功去了。

    他落了地后,眼睛盯着那武当弟子离去的背影。起初如死水的墨色眼眸有了几丝被剑气挑起的波动,像是被冻在寒冰下重新复燃的几簇火苗。他漫不经心地抚过自己几丝鬓发,抚过截断的口子。

    华期云自诩华山同门之中无能与他论剑之人,自一番下山游历,倒是给自己找了个好对手。

    街边熙熙攘攘,梁妈妈寻人久不见,早已回玲珑坊去了。

    落日慢吞吞地坠到西山头去,华期云恍惚想起来已是黄昏,置若罔闻地回过头去,向着华山皑皑白雪的方向望了一眼。

    那一眼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感受,迷茫、困惑、身在他乡…各种黏稠又冰冷的感情,好像从不会出现在这个永远没个正形的少年上。

    好像一锅已经糊掉的冷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