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啰哩巴嗦的云绪设定,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武绪川年方二八,九岁踏入武当门下学了五年,随师兄初来金陵时惊鸿一瞥,结识了当时在树上的华期云。武绪川自幼有很深的自卑情结,反感别人长久凝视他。两人初见时便先剑气相斗。华期云十七岁,七岁那年被家仆送到华山学了五六年被师姐一脚踹出山门,东西南北游历一番后落脚金陵。

当时只是一面之缘的萍水,华期云想先走为上策,有朝一日再找武绪川切磋,武绪川想这辈子,再也不想遇到像华期云这样难缠的人。

直到那年中秋,武绪川接了师门任务除金陵一户人家内的邪崇,在那里遇见揭了白榜来金陵逮人的华期云。华期云的性子是会插科打诨,但识趣得很,两人在一起也识趣地颇少开口,但逮着机会就逗小道长。

中秋月圆夜,谁知邪崇是个走火入魔的老头道士,也是华期云揭的榜。老道士手里拂尘有毒,缠斗间华期云误认成武绪川的拂尘,顺手接了,结果中毒得浑身发冷。武绪川吐血强撑着打完了,一身锦纹鹤袍上溅得全是血。当时武绪川脸黑如锅底骑坐在华期云身上,沉默半晌大声质问他为什么要接,被疼到意识不清的华期云愣了一会,更加大声地怼了回来。

那是他们第二次相遇。并不矜持的姿势令一丝暧昧也品不出。两个人区区两回相遇,却几乎每次相遇都要战上一番。从前华期云练剑只杀风月和华山山头冷冷的雪,后来他遇见了武绪川,十七岁终于让他的刀尖抵上了活人脖颈,尝一尝鲜血开刃的滋味。

武绪川看着天真,实际十二岁就杀过活物。师弟听了话本吵闹着半夜去武当后山,实在拗不过便去了。谁知深山老林内野狼出没,身上只带了剑匣和匕首。剑气还很稚嫩,堪堪折过狼毛。武绪川思路转得飞快,持着匕首半肉搏半刀砍,到最后忍不住大哭起来,用牙与刀刃硬是狼与人血肉模糊。师弟昏厥,自己全身都是血,麻木地抹干眼泪看着狼倒在血泊中,也慢慢昏睡过去了。

他把他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