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機酸

什麼時候取關人家(老子)

清洗你爱不释手的刀叉时发现已经生锈了。一点点向右拧开水龙头,水珠流过食指时眼泪掉下来、液体淌过戒指上镌刻的花纹。我说水晶球外的世界,窗外是深蓝和纯蓝交接的天空,是海的暗色。窗帘半拉,端上餐具的时候,我在思考戒指的味道究竟是海盐蛋糕还是舌根发苦的黄连。我说:我会把你的眼泪一滴不漏地收起来的,今天就笑一个吧。
“愛想がつく前に 気兼ねなく我儘に,
やがて無くしてしまっても。”

评论

热度(3)